女矿工

时间:2016-05-24 15:54

.
  
                            女矿工                  
  那段时间没有上班,在家里闲着没事,就想出去转转。于是便给义马一朋友
打电话,问他那里有什么好玩的没。谁知朋友却说,你要没事的话别想着玩啊,
过来帮我一段时间的忙呗。我这里最近忙不过来。朋友家是开煤矿的。我就问朋
友我能帮什么忙啊,该不会要去给你挖煤吧?朋友说,挖煤还用不上你,你过来
来矿上帮我招唿着就行了,仔细一想也没什么事情,便答应。第二天驱车前往。
  到了矿上,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情要做,因为他事情比较多点,不能经常呆在
那里,所以我去的主要任务就是每天呆在那里就行了。说是招呼,其实就是没事
来回转转,让工人们知道老板虽然不在,老板的朋友却在,不至于我朋友不在的
时候,工人们乱来。
  刚开始一两天还挺新鲜的,到了第三天就有点受不了了,主要是寂寞难耐啊!
即便是出去找女人也得开车走好远。我心理哪个郁闷啊,不过就在我晚上睡不着
觉,睁着眼睛企求上帝给送个女人的时候,上帝还真他妈给面子,真给送来了个。
  那是矿上一个工人,主要任务是作饭,四川的,以前没发现他是因为我从没
去过厨房,吃饭时间反都送到办公室了。还就是哪天晚上实在睡不着出去转悠,
那女人在洗衣服,我才发现的。他就住在厨房旁边的屋里。我看见她在洗衣服的
时候,就走过去了,仔细一看,张的不能说漂亮,但是很丰满。一对大奶子,标
准的一农村少妇形象,看着也蛮干净的。看者很贤惠很实在很害羞的那种。既然
有目标,不上是白痴。注意打定,便开始事实攻击。先是嘘寒问暖,接着是没事
找事的聊天。2天后本狼看时机成熟,便决定晚上动手。
  到了她屋里,她也没说什么,就说让我坐。然后给我倒了杯水,我也知道他
明白我来的目的,生过孩子的女人,28了什么不知道啊,再说了她一个人在这
里打工,她自己也有生理上的需要啊,我没多说,就说今晚我住这里了,她也不
说话,转身出去帮我打水去了。水来了以后,洗脸洗脚,洗完了我脱了裤子就上
床上了。她也不说话,就那么笑笑。说实话现在想起来哪个笑还很清晰。她又换
了一盆水,自己洗了洗脸,我心想,终于可以开始了,谁知道她有打了一盆水,
我说干吗啊,她说,「急个撒子吗,等一哈就好,我把身子洗洗,免的你说俺们
山里人身子脏。」靠,真是急病人遇上慢郎中,不过想想,洗洗也好。我说我也
洗,你来给我也洗洗吧,她又是笑了一下,把水端到床边,我就故意站着不动,
她很羞涩帮我脱了小裤头,然后很仔细的洗了洗俺地小弟弟。完了她自己也洗洗
了。终于等她她上床了。
  本来打算一上来就先把这几天憋的火好好的消消,可又一想,急什么啊,漫
漫长夜,这么多时间,不好好玩玩多浪费啊,可心理也还担心不知道这小姐姐会
不会玩(她比我大3岁),不管了,先开始再说,我就故意拿话逗她,我说:
「小姐姐,我这一上你的床可就是你的人了,你今天晚上打算怎么处置我啊。」
她又是笑笑,看这很娇媚的说:「你个坏东西哦,上了人家妹子的床,还要问人
家怎么处置你,我看是你心里想怎么处置人家妹子,是不是撒。」我说:「是,
可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玩。」这时候她就很小心地说:「我也不知道撒子是会玩,
这样嘛,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要得不?」
  多善良的姑娘,居然担心自己不会玩而让我不高兴。说实话当时心理真的有
点于心不忍,不过还是很快被那些涌上来的欲念给淹没了。我就说:「好,那你
先给我添添嘛,你的舌头肯着好象可软,先添我一遍再说。」她还是没说话,又
是笑笑。然后便很仔细的开始添了,从脖子开始,一点一点很仔细很小心的添着,
哪个认真的劲头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看者她一点点的象我下身移动,哪个
舒适的感觉真的没办法形容,她就一直那么掘着个大屁股一点一点的添着,我没
有让她添小弟弟,因为我想留着小弟弟等一下再享受。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她
帮我添脚牙子,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唆,脚底板一寸一寸的添,那种又麻又氧的
感觉,简直能让我飞到天上去。
  等她舔完了,我就想玩玩她的身体,先是让她躺者我什么也不做,只是看,
看的她还真是很害羞地说:「看啥子嘛,女人的身子还不都一样撒,有撒子好看
地嘛。」我就故意哄她说:「是一样,不过我就喜欢看你的身子。」她又是笑笑,
接着我就不老实起来了,一点一点的摸,一点一点的揉,当我的手碰到她的小妹
妹时,她情不自禁的哦了一声,我一听着声音,淫念更浓,边开始抠他的小妹妹
了,他的小妹妹毛很多,阴唇不是很大,暗红色,轻轻一掰就能清楚的看到里面
红嫩的小洞洞,我本以为生过孩子的女人下面都很大,不过我用手指一试,两个
手指在里面已经很拥挤了。我心理哪个高兴啊。这时候我仔细计划了一下,我心
想既然来了,就不能就那么草草的了事,这也憋了好几天了,估计一晚上干个三
次还是没问题的,我的战斗计划也在这个时候基本形成了!一:口暴一次。二:
内射一次。三:肛交一次(如果她同意真不同意的话,就再口暴一次)。战斗目
标既然明确,接下来就是怎么实施了。
  为了怕她对我已经拟订好的作战计划有什么想法,我就先试探的问了一下,
我说:「我一玩起来可是很缠人的,而且可能花样比较多,你不会不高兴吧。」
她有是笑了笑说:「男人嘛,不会玩那不是成傻子了,你不要不多想嘛,再说,
兄弟你来我这里那时看的起我这个山里人,我还害怕伺候不好兄弟你呢,我也不
懂啥子,你感觉杂样安逸,你就说,我听你的嘛。」说到这里我心理哪个高兴劲
就别提了,我马上就说:「那兄弟想弄到你的嘴里。」她有点害羞的笑笑说:
「要得。」
  我让女人吹的时候,喜欢做在床边,然后让女人蹲在地上那样添,总感觉这
个姿势很有满足感。当她蹲在地上嘴巴在我的小弟弟上上下套弄的时候我的脚就
在下面磨蹭着她的小妹妹,感觉她下面很快就湿了,而且嘴里还一直含煳不清的
发出一阵阵的声音,在着种种的刺激下,大概10分钟左右,感觉射精的冲动就
有了,毕竟憋了好几天了,这时候我就站起来双手抱着她的头使劲的往下按,然
后说,「快要出来了,等一下就全射你嘴里了啊。」她没有说话,只是恩着,然
后更买力,更快,更深地上下套弄着,终于我忍不住了,一下子就喷了出来,射
的时候我使劲按着他的头,我甚至都能感觉到精液是一下子就射到喉咙里了。她
也没有动,就那么让我按着。当我那一阵快感过后才漫漫的把小弟弟从她的嘴里
拿出来。小弟弟上拖延出一条很长的线,也不知道是我的精液还是她的口水。这
时候我才听见她很小心的轻轻出了口长气。估计是憋的很长时间了,出气快了又
怕我不高兴,所以才会这么轻轻的出长气,然后他把嘴角的混合物用手擦了一下,
问到:「再添添吗?」我说添添也行,不过得轻点啊。
  我又重新坐在床边,然后她又很仔细的给我添了起来,舌头上下的在我的小
弟弟上游走,这时候我突然很想让他添添我的屁眼,就说,添添后面嘛,她很听
话的把我的双腿抬起来,然后仔细的在屁眼上添了起来,她好象不管做什么都很
小心,很仔细,生怕那里做的不对了我生气。她添我屁眼的时候还是那么的专注,
一下一下。那种射完后的快感,加上屁眼上的刺激,很快的就让我有了再战一局
的冲动,不过,我也是个性情中人,不会只估计自己的感受,我知道女人心理上
的需要要时候要比男人还强烈,所以我就说。「你都累了半天了,轮也轮到我疼
你了。你歇一下吧,我来帮你也舒服舒服。」当她听到我说这个话的时候,先是
楞了一下,然后脸红着说,「要不得,我伺候你就好了嘛,你安逸我也高兴嘛。」
我知道她心理是想的,只不过她总觉的跟我之间好象是上下级的关系,觉的那样
不合适。所以我就说。「既然我来你床上了,那你就是我姐姐,我就是你兄弟,
咱俩之间以后就是亲人的关系,你疼我,我疼你,是互相的。不要总是想那么多。」
  我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她什么也没说,也没笑:就那么看着我,我知道,她
心理很感动。我笑着说:「别想那么多,这个时候我就是你的,你就是我的,我
们好好的享受就是了。」这个时候她才回过神了,又害羞的笑了笑说:「好嘛,
你喜欢杂样玩你就杂样玩,姐姐听话就是了嘛。」
  我说这才对,然后我把她放到床上,开始仔细添了起来,我的舌头从她的额
头漫漫的向她的全身游走着,这时候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请请的颤抖,能感觉
到她的唿吸越来越强烈,在我感觉时机查不多的时候,舌头勐一下的从她的大腿
上移到了她的小妹妹上,她也跟着哦了一声,然后我就开始忘乎所以的添了起来,
我添她的阴蒂,添她的阴唇,舌头时不时的伸进去,我就这么疯狂的重复着,她
的叫声也随着我越来越快的节奏快了起来,终于当我勐的一下将舌头伸进她的阴
道的时候,她突然死死的用手按着我头不让我动,然后身子剧烈的动了一下,我
的舌头在她的阴道里能清楚的感觉到,一股热流喷了出来,我知道,她的高潮来
了。当她慢慢平静下来后,我没有马上停止,就用手轻轻的抚摩着她的毛毛,并
时不时的再用舌头轻轻的添一下她的阴唇,因为我知道,女人在高潮后更需要爱
抚,她也没有说话,只是就那轻轻的抚摩着我的头发,享受着一个女人最渴望享
受的感觉。
  当她平静下来以后,很神情地看着我,顿了一会儿才说:「兄弟,我算是真
的当了一回女人。」她说的这话可能有很多的含义,也可能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
么疼爱,也可能第一次有了这么好的感觉,我也猜不明白。就逗她说:"只要你
愿意,我天天都这么让你当女人。"这时候她又是那么含羞的笑了笑说:「你还
想杂样耍嘛,你告诉我,我伺候你嘛!」我就开玩笑的说:「咱俩都玩了半天了,
我的小弟弟都还没有跟你的小妹妹见过面,接下来当然是要进去你下面下妹妹的
家里坐坐了。」她呵呵的笑着说:「好嘛,想进就进嘛。」我说:「那你给我弄
硬起来,不然杂进去啊。」
  她没有说话,等我躺下来以后,他就很认真的跪到我跟前,然后开始在小弟
弟上添了起来,他那边添着,我这边也就在她的小妹妹上揉着,很快我的小弟弟
就站了起来,这时候她就问:「杂样进嘛。」她说:「好嘛。」然后就很小心的
跨到我身上,然后握着我的小弟弟,对准玉门,先是轻轻的一点一点上下动,然
后越了越深,等到完全进去了,她才放手,然后开始上下的动了起来。
  她的叫声很特别,声音不是很大,但却很清晰。她的叫声总让人有一种想彻
底征服她的欲望。她就那么上下地动着,叫着,叫着,动着~~~大概有10分
钟左右,我知道她有点累了,就说:「换换吧。」我没让她躺着而是让她坐在床
边,然后把双腿太起来,然后我就跪在地上(临时铺了个小褥子),就那么直枪
刺马的撞了起来,我没撞一下她的头就随着叫声轻轻的抬一下,我没撞一下她的
手就抓着身边的被子抓以下,我节奏越来越快,她的节奏也越来越快,快到最后,
她的头就那么一直抬着,手死死的抓着被子不放,我知道她的高潮又来了。
  这个时候我把小弟弟抽出来,然后爬在床边又给她添了一会儿,主要是想让
我的小弟弟歇一下,也是为了让她更舒服。这个时候的她嘴里一直喊着:「要得,
要得,要得!」少时休息后,我把她也拉到地上,然后让她手扶到床上,屁股对
着我,这时候我重新提枪上马,开始撞击,一边撞我一边用手揉她的屁眼,后不
时的用手指往屁眼里插一下,这么做主要是为下一部做准备,只有手指她不反对,
那么小弟弟就有希望进去了。
  就那么一边插她的小妹妹,一边用手指插她的小屁眼。大概10分钟左右,
我感觉快要射了,就把小弟弟拔了出来,然后让她做到床边的单人小沙发上,然
后把两条腿高高的抬起来,这样阴道和屁眼就完全暴楼在我面前了,我抓住小弟
弟一下就摁了进去,然后开始使劲的撞击,就在快要射的时候,我就问:「我要
射了,射那里好,射进里面吧!」这个时候女人其实是最渴望男人滚烫的精液能
射在里面,所以,她就说:「射到里面嘛,就射到里面嘛!」我就问:「那你不
怕生小孩子?」她就急促地说:「射嘛,就射到里面嘛,不怕,怕撒子嘛,你只
管射就是了嘛!」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一股精液就那么深深的射到
她的花心上,我们俩这时候谁都没有动,就保持着哪个姿势,唯一动的就是还在
她阴道里的小弟弟,一抖一抖,一抖一抖的。
  经过了两次的战斗,说实话,这个时候的我真的很累,不过,我心里想,既
然目标已经制定,就不能斑秃而废,今天晚上就是死了,也得完成目标,以前那
有遇见过这么好的女人啊,漂亮的女人玩的多了,可这么好的还真是第一次,所
以不管怎么说也得坚持下去。我躺了一会儿感觉有点饿了,就对她说,我饿了。
她说那你吃啥子我去给你做去。我心想,黑更半夜的再去作饭,与心不忍啊,就
说有什么现成的吃点就行了,她说:「要不得,都是凉地,吃坏身子杂个办嘛。」
我说:「随便拿个馒头什么吃吃就行了。」
  矿上不跟家里似的,那里晚上估计除了剩馒头和咸菜就没什么了。我怕她麻
烦,就说拿个馒头,拿点咸菜就行了,这时候,她起来穿上衣服,先是给我打来
一盆水,我洗手后,她给我拿来了吃的东西,吃完后。她又脱了衣服,躺在我身
边问:「累了撒,我给你敲敲腿,哄你睡觉,要得要不得?」我心理偷笑着说:
「不想睡觉,还想跟你玩。」她小心地说:「我怕你累坏了,要不休息休息,反
正你也不走,啥时候想了,来找我,我伺候你嘛!」我说:「没事,精神的很,
不用担心。」
  她看看了看我,又恢复了那个羞涩的笑,说:「那你想杂个玩嘛?」我没有
说话,只是用手轻轻的抚摩着她着屁股,然后把手指放到她的屁眼上说,我想玩
这里。她说:「这里会不会疼嘛?」我说:「可能会有一点点,不过,一会儿就
不疼了,还可舒服。」她害羞地说:「那你轻一点点!」我说:「好嘛。」
  这个时候我把她和我摆成69式,她添我的小弟弟,我添她的小妹妹,然后
她小妹妹里流出来的水我就用手把水弄到屁眼上,因为没有足够的润滑,是很难
进去的。就这么弄了一会儿,我看差不多了,就让她坐在沙发上,身体极力靠后,
并且向下,然后把双腿拉了起来,她的小屁眼这时候就完全的暴楼了出来,我就
跪在那里,然后让她自己拉着双腿,我先从她的阴道里用手弄出来点水然后摸到
屁眼上,然后把手指先插进去,就这么反复了几次,感觉差不多够滑了,就用一
只手掰开屁眼,然后把小弟弟对准小屁眼,开始一点一点的往里攻,我知道刚开
始的时候她会疼,不过她也没有叫,只是用手使劲的把双腿分开,这样我就更容
易进了,终于一点一点的小弟弟完全进去了,这时候我又用手从她的阴道里弄了
点水出来然后摸到他的小屁眼周围,接着就开始漫漫的动了,因为她的屁眼是第
一次让人进,所以小弟弟在里面的感觉非常紧,刚开始连动都动不了,接着就那
么漫漫的动着,我还问了问:「疼的厉害不,疼的厉害就出来好了。」她说:
「没有撒子事情,你不是说一会儿就好了嘛。」
  我没说什么,还就那么轻轻的一点一点的动着,终于,磨合期完成了,我开
始加快运动,这时候她的反应也开始强烈起来,我知道,她已经接受,并且已经
开始享受这种她从来没尝试过的刺激了。窄窄的小屁眼,急促的叫声,硬硬的小
弟弟,和谐撞击声,这一切在这个时候构成了一副连上帝看了都要辞职回人间的
画面。就在这一浪接着一浪的刺激下,我的第三批子弟兵冲进了她的屁眼深出,
当我把小弟弟从她的小屁眼里艰难的把出来的时候,我的精液也随着从她的小屁
眼里流了出来。
  事先制订的作战计划终于完成了,这个夜里我得到了张这么大从来没有过的
满足,她是那么善良,那么顺从,那么温柔,那么认真,以至于我将所有的性幻
想都统统的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有了那一夜之后,在那两个月里,彻底的成了我的性奴,只要我有需要,随
时就去找她,我找她在厨房里做,在山上做,甚至在树上做。我把所有不是很过
分的性幻想都在她身上试过,我射她嘴里,让她咽下去,我射她屁眼里让她使劲
的再拉出来。我想看他尿尿了,就让他蹲下来尿给我看,我想尿了有让她用嘴接
着(只试过一次,虽然我很爽,而且她也没说什么,不过我还是觉的不太好)。
我再他揉面的时候在背后插她的屁眼。再她洗澡的时候自己打飞机,然后快射的
时候让她用嘴接着。我用黄瓜带着避孕套往她的小妹妹里塞过,我用圆珠笔往她
的屁眼里插过……不管我有什么要求,她总是那么害羞的笑笑,然后很小心地说:
「要得,你想杂样就杂样,姐姐听话就是了麻。」
  写完了,那两个月说实话真的很爽,到现在我还一直想着那些日子,这样的
女人恐怕以后再也是遇不见了,看完了别说我变态啊,其实我的那些性要求我敢
肯定每个男人都想要,只不过找不到一个这么听话的女人去实施罢了,既然我运
气好碰见了,那干吗不都试试啊。
  那个四川女人最后听我朋友说我走后没多久就回家了。每天晚上睡不着觉的
时候,耳边都会荡漾起那句让我永远也忘不了的话:「我也懂啥子,你想干啥就
说,姐姐听话就是了嘛……」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2011-7-28 02:11 编辑 ]坐第一排 说下这个女人还是好上哈 一下就来点了 楼主幸福这文章好像看过,还是鼓励楼主一下,继续努力这样的女人可遇不可求,很是让人想念的,有过一次就想有更多次。这样的女人只能在特定的环境下才能表现的这样,这样的女人确实不错,楼主很幸运啊!有情有义的女人啊,确实是不错的,应该好好珍惜,炮友!这个写的比较真实,现场感很强啊,呵呵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写实感很强的小说啊,这个女的不错哦好像写的是纪实文学,难道国内真有这样的矿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忠贞(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