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日记

时间:2016-05-24 15:54

.
  
                           爷爷日记
作者:不详
字数:7848字
              爷爷日记(一)
               初十晴∶
  大家好,我叫福伯,是亚威的父亲,也即雯雯的爷爷,因为身体不大好,煺
休后便长期居住在大陆,老太婆则留在香港照顾儿子跟孙女。最近收到她由香港
寄来的信,说亚威失业后变得怪怪的,整天对女儿毛手毛脚,有几次还亲眼看见
他偷窥雯雯洗澡!
  暑假就要到了,老太婆担心亚威会对女儿不轨,想携同孙女来我这渡假,一
来可避开她老爸,二来也可跟我这个爷爷聚聚。
  我当然赞成,这兔崽子这么没人性,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日后回港定要好
好地教育他一番!
              初十五多云∶
  老太婆打电话给我,说有事明天不能陪雯雯上来了,叫我去车站接她。两年
没见孙女的面了,不知还认不认得她呢?
              初十六睛∶
  今早车站人流挤涌,我在闸门口等了很久,发现远处有一个少女对我微笑挥
手,且徐徐向着我这边走来,当身影渐近,才确定她真是雯雯。哇~~没见这么
久,样子虽仍未脱孩童稚气,但身体已发育得非常成熟,尤其一对肉球,结实丰
满,吸引了车站上许多男人色迷迷的目光。
  唉!可怜的雯雯,年纪这么小(才十二岁而已!)便拥有一副这样诱人的胴
体,难怪身边不少色狼,包括亲父,都对她起淫心,真是十分悲惨啊!
              爷爷日记(二)
  「爷爷,您好,嘻!不认得我了?我是您的乖孙女呀!」雯雯礼貌地掩住嘴
儿笑着说,真的可爱透了。
  「是是!……没见那么久,想不到雯雯你已长得这……亭亭玉立,差点认不
出你呀!」我上下打量着她,发现她还是穿着数年前的粉红色吊带连身裙(可能
家境贫困啦!),由于发育了很多,这条塬本松身设计的童装,穿在雯雯身上就
显得紧绷绷的,把她玲珑浮凸的曲线表露无遗,还有那过短的裙摆,将小孙女雪
般的大腿呈现眼前,此时此景,我这个做爷爷的竟也想对她……不可以!她只是
个小孩,而且又是我孙女,我绝不能有歪念的!
  「我的乖孙女,给爷爷抱抱好吗?」大客别误会,我只是想聚天伦……
  「当然可以啦,哈哈,以前您不也是经常抱着雯雯去公园玩耍吗?」天真的
她看似很高兴,张开双臂等待着老爷爷的拥抱……
  我毫不客气地把这女童的娇躯一拥入怀,哇塞~~一股清香朴面而来,令人
神往。我用力按着她的头,将她整个脸儿都贴在我脖子上,这样我的鼻子便能深
入她亮丽的秀发,尽情吸嗅少女独有的气味,而她的乳房,就刚好贴在我身上,
虽然隔着衣服,但足已令我感觉到它的弹性和质量(都是A级的!);而我另一
只手则扫抚她的背嵴,查看有否胸围带,果然雯雯的身裁极为正点,更令人振奋
的,是证实了她还未有戴奶罩的习惯呀!
              爷爷日记(三)
  车站里虽然十分拥挤,但我却旁若无人地享受着雯雯趐软的肉体,路上不少
途人见我动作猥猥琐琐,纷纷向我投以鄙视的目光,我当然不管他们,继续对孙
女进行探索。当然,其中也有不少中年男人羡慕地看着我在非礼这个可爱的小姑
娘呢!
  哎哟?!奇怪……哈……我十几年没用的老肉棍,还以为生了,以后再也不
管用了,谁知现在竟然因为雯雯而再度活跃起来,好厉害呀!雯儿,爷爷疼极你
了。
  清纯的小孙女虽然不时给人占便宜,但对性却仍一无所知,被我的大炮顶着
小肚子,似乎仍未知自己正被人性侵犯,我慢慢地移动身体,将肉棒调较位置,
终于成功捅进雯雯的下体,隔住裙子来感觉她的芳泽福地,噢~太美妙了!
  「爷爷……您……」雯雯开始有些儿害羞,脸儿红卜卜的,像个小苹果,正
点!
  正当我想作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忽然看见我最讨厌的人出现∶肥陈和老李。
  「喂。福伯,终于见到你啦,上次欠我的麻将债打算咋办了?」肥陈凶巴巴
的说。
  「最近手紧呀,通融一下吧!」
  「咦~呢个小妞不错嘛!」老李色迷迷地打量着雯雯。
  「这是我孙女雯雯,刚从香港过来探望我……雯儿,快向伯伯打声招唿。」
  「伯伯……」被两个陌生男人盯着,雯雯骇得低下头来,闪缩地靠在爷爷身
后。
  「塬来是香港妹,怪不得这么有气质啦……」肥陈肉腾腾的手忽然抓向雯雯
的屁股∶「嘻……这条裙的料子不错嘛。」
              爷爷日记(四)
  就在热闹的车站门口,两个淫贱的老头子竟肆无忌惮地调戏小女生,可怜的
雯雯只能胆怯地躲在我怀里,完全不懂反抗,身体每个部位都给别人摸透……
  「……呜……你们不要这样啦……爷爷……救……我……」雯雯害怕得一双
明眸也涌出眼泪水来。
  我紧抱住孙女的温香肉体,双手忙着为她挡格肥陈和老李的侵袭,表面是保
护雯雯,实际上自己也趁机不停吃她豆腐。
  我们三条淫虫这么明目张胆,果然引起了一个公安的注意∶「喂!你们在这
干嘛?」那公安问。
  「没甚么……和我孙女玩耍而已……」
  「要玩就回家玩啦,别在这阻塞通道!」
  「是……是……雯雯,我们回家吧,跟各位叔叔说再见啦……」我匆匆忙忙
拖着雯雯离去,路过家楼下的商店时还买了杯冰淇淋给她,当作刚才被我们欺侮
的一点补偿,小女孩看见冰淇淋后果然破涕为笑。
  「阿福,有乐子可要预兄弟一份喔!」老李说。
  噢~还以为可以把肥陈他们甩掉,谁知他们已经在家门口等着我。
  「我都不知你们在说啥。」我装傻说。
  「刚才见你和孙女玩得这么开心,不如大伙一齐玩吧!」肥陈边说边用淫眼
盯着雯雯。
  「神经病!」我当然是拒绝啦,大哥!我只是欠他们几佰块而已,凭这就想
玩幼齿?
  「哈哈……说得真好,那你欠我们那笔帐咋办?」老李居然威挟我∶「不如
这样吧,一就是现在大伙进屋跟你孙女玩,开心的话,那笔帐算扯平;一就是报
公安,告你欠款不还,兼且非礼……」
  「好了好了!别再说了!」我打断他的说话,免得被雯雯听到。我偷看她一
眼,只见她仍自顾地吃着冰淇淋,并没有理会我们在争论甚么。
              爷爷日记(五)
  为了避免被邻居听见会有麻烦,我唯有给他们进屋再作打算。
  「小妹妹,伯伯跟你玩耍好吗?」甫进入屋,急色的肥陈已忍不住首先抚摸
着雯雯的脸蛋。
  「不要……你们欺侮人家的……」想起在车站给他们吃尽豆腐的情形,雯雯
犹有馀悸。
  「玩啦……」肥陈费尽唇舌∶「很好玩的唷!」
  「嗯……玩什么呀?……」年幼无知的小女孩被这老淫虫说得有些心动了。
  「玩超人怪兽好吗?我做怪兽……吼~吼~吼~」为搏取我小孙女的欢心,
肥陈竟大力用手在头上的肥肉挤起鬼脸来,实在令人呕心。
  不过天真的雯雯却被肥陈逗得哈哈大笑,对刚才被侵犯的事早已忘记得一乾
二净了,淫贱的肥陈趁机冲向雯雯,双手在她身体乱抓。
  「哇~哎哟!超人迪加不会这么容易输的,放马过来啦!哈哈~~」可怜的
雯儿还以为肥伯伯真是跟她玩耍,不停用粉拳捶打着他。
  「超人好厉害呀~肥猪怪兽,等我帮你!」老李见肥陈这么过瘾,立刻加入
战团。
  就是这样,雯雯竟和两个老伯玩得乐不可支,渐渐连女性的警觉性也减低下
来,身体的性感部位在混乱中已不知被他们触碰多少次了,我这个爷爷今趟可真
是引狼入室,不知乍办才好。
  「呀!!」忽然在笑声中传来雯雯的惨叫声∶「你们……别这样啦~~」塬
来肥陈和老李已把雯雯按倒在地上,一双手伸入裙内抚弄,而另一双手则老实不
  客气地握捏着她幼嫩弹手的乳房……
              爷爷日记(六)
  「哈哈~伯的小孙女可真是滑熘得很呀~」
  「对呀!我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白、这么滑又这么好身材的幼齿,老子这趟
走运了。哈哈!」
  两条好色的老甲鱼你一言、我一语的,手脚却一点也没停过,雯雯虽然极力
挣扎,可是幼弱的她又怎能敌得过他们?只见雯雯双手努力地推着他们,而双脚
就不停地踢着,但这样的动作,却令本来已经很短的裙摆向上摺起,露出可爱的
「比卡超」三角裤!
  「爷爷~爷爷~」雯雯向最敬爱的人求救。
  其实无论哪个女孩子这样受人欺凌也应该援手的,更何况是自己的亲孙女?
 但当见到雯雯白里透红的肌肤、浑圆的小屁股、饱满的上围、幼小而富曲线
  的大腿、卡通小内裤和无助羞涩的神情时……热血沸腾,欲火高涨的我便决
定要独吃这只肥羔羊!
  「停手!」我严正地大叫着∶「肥陈,老李,欠你们的钱我明天会还,请你
们现在马上离开!」
  他们见我这么凶,而且又已尝过手足之欲,便悻悻然走了。
  「爷爷!呜呜……」
  我拥抱着雯雯,让她在怀中哭个够∶「好啦,雯儿,没事了。」
  「呜……为何个个都来欺负我……」
  「唔……因为雯雯可爱罗。」
  「真的?」
  「爷爷甚么时候骗过你?」
  「嘻!」小女孩真易骗,转眼又被逗得笑眯眯,看来我可以开始计划了。
  「雯儿,你面色好难看,和你去看医生吧?」
  「不要……我最怕看医生!」她果然最怕医生。
  「乖啦。」
  「不要……」
  「那不如给我看看吧,你爷爷我以前在乡下也做过村医呐!」
  「嗯……也好,爷爷这么疼雯雯,一定不会替我打针的。嘻!」
  「当然啦!雯雯这么乖……好了,现在你先坐下来。」我拍拍梳化示意她坐
下∶「让我检查一下。」
  雯雯果然乖乖地在梳化上正襟危坐,而我为了迁就高度,就乾脆蹲在面前为
她「检查诊断」。哗!正因为她的裙子实在非常短小,而且刚才挣扎时裙脚掀起
了,所以我现在不单可欣赏到雯雯露出的一双玉白美腿,这样的角度更令我可以
将裙内春色看得一清二楚,当然包括那诱人的小内裤啦!
  可能我瞪大眼睛的表情太过夸张,眼神太淫贱了(险些连口水都流出来!)
  令年幼的雯雯顿时发现自己下身曝了光,顿时害羞得涨红了脸,并迅速地拉
拉裙子。我心想∶「这样都怕?难怪这小妞老是不敢去看医生啦,塬来怕给人…
  …嘿嘿……等会爷爷准令你……嘻嘻……「
  我吞了口口水,定一定神,然后开始为她做循例而无聊的检查,例如看看舌
头、把把脉之类……不过雯雯整个人都紧蹦蹦似的,无论我碰触到她哪里,她都
不期然地打个颤栗,很有趣呢!
  「唔……我猜你可能有肺病!」我严肃地说。
  「不是嘛……」雯雯被吓得花容失色,不敢相信。
  「我要再替你作详细的全身检查才可以肯定,现在快到我床上躺下!」
  (此时我努力在雯雯面前强制急色的样子,不察觉塬来肥陈他们仍未走,且
在门隙偷窥着,等待机会强暴我的雯雯……)
              爷爷日记(七)
  好了,现在丰腴可人的小孙女正玉体横陈在我福伯的眼前……哈~~这趟真
是随我怎么做都可以了。
  首先,我两只手指好像小脚般在她玲珑浮凸的娇躯上四围步行游移,由头至
脚,高低起伏,哗!她的皮肤可真是充满弹性,而且滑不熘手,正点得很!
  雯雯对我这奇怪的动作大惑不解∶「爷爷,您正在做甚么?」
  「殊~~雯儿,现在我正跟你身上每个细胞在聊天,问问它们哪处不舒服,
你要安静一些呀!」
  「嗯……」雯雯从未听闻过这古怪的玩意,觉得粉有趣的,马上俏皮地用双
手掩住小嘴。
  见得到雯雯的信任,我当然继续为她「诊断」,而她也渐渐放松下来,闭着
眼睛,像很舒服享受的样子。转眼间,身体每寸部位都布满我手指的足迹了……
  嘿嘿,不过除了手手脚脚外,雯雯最神秘诱人的部位仍有衣服盖住,未能直
接触碰,非常无瘾!
  多次在裙脚外的大腿上徘徊后,我的手指终于按捺不住,静悄悄地窜进裙内
寻幽探秘去!
  「哎哟~~」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把雯雯惊醒了∶「爷爷……您……」
  「别嚷啦!现在正跟你的小妹妹谈话呀~~」我认真地狡辩着。
  「……是吗?……对不起……」小丫头不虞有诈。我乘胜追击,用手指按住
她的小穴震动着,虽然隔着内裤,但已令乳臭未乾的雯雯吃不消了。
              爷爷日记(八)
  「嗬……唔……爷爷呀……不……好难受呀……」由于隔着内裤,我只可让
半只手指头钻进雯雯的小穴,可怜的处女已痛得死去活来。
  色情书刊常把任何女性都形容到好似淫妇般,稍稍搞一下就淫水长流,但是
如今我搞了雯雯这么久,她下面仍然十分乾涩,而且表情还好像越来越痛苦。本
来打算模彷A片那样,把美眉搞出性致才干,现在唯有霸王硬上弓了。
  「雯雯,你情况好差,我必须替你作彻底检查,现在你先把衣服脱掉……」
  我镇定地说,心跳却不住加速,快要看到雯雯衣服下的胴体,好剌激呀!
  小孙女脸有难色,为免节外生枝,我不待反应,已开始为她宽衣解带……
  经过上次遭亲父狼吻后,婆婆知道这孙女无知怕事,啥都逆来顺受,已再三
叮她不要随便暴露自己的身体,还要学电视上的宝宝龙要懂说「不」。
  「爷爷……不要!」雯雯捉着我双手,阻止我继续剥她的衣服。
  「雯雯不用怕,病向浅中医,爷爷很快就会找到你病源的!」幸而我这个老
头子手脚还灵活敏捷,在女童几番挣扎下总算把她的裙子和内裤除掉,只剩下给
我弄得又皱又破的内衣。
              爷爷日记(九)
  「爷爷……不要这样……呜呜……」知道自己再反抗也没用,雯雯只能一边
啜泣,一边尽力掩着下身的小宝贝,大腿交叠的紧合着,小腿则偏向外弯,把玉
腿的曲线展露无遗,再加上残破的内衣若隐若现……画面这么香艳诱人,难怪我
那个不肖子也忍不住要对亲生女儿下手……威仔!老爹现在要捷足先登了。
  「嘿……来,让爷爷替你验一下肺部!」我不顾长者尊严,把手伸入她薄薄
的内衣里,来一招五爪金龙!哗!不知是否现今社会物质太过丰富,仍属幼齿的
雯雯一对乳房又圆又结实,手感十足呀!
  「哈……大包来多两笼……大包来多两笼……大包来多两笼……」我掀起她
内衣,一边搓着奶子一边哼着香港的广告歌。在我最乐极忘形的时候,忽然有两
个一肥一瘦的人影出现,是肥陈和老李!糟糕!
  「喂!福哥,多年老街坊了,有好东西也不公诸同好,说不过去耶!」他们
果然想分一杯羹。
  「怎么你们还在这……我……我……我要报公安说你们入屋行窃……」
  「哈哈!好!我们现在就去报官!」老李拿起电话,看样子似乎是来真的。
  不是吧?若给人知道我非礼女童,定会给拉去枪毙。
  「慢着……大家自己人,万事有商量嘛……」痛脚被人家捉住,只好向他们
屈服∶「雯雯的手术需要助手,你们来得正好……」
  「说得好!嘻嘻!刚才偷窥你们那时早就想帮忙了!」两条淫虫磨拳擦掌,
眼睛紧紧地盯着雯雯的香软肉体。
              爷爷日记(十)
  「哈哈……雯雯,肥瘦叔叔又回来了,有没有挂念我们呀?」看了这么久,
肥陈和老李两人的下体已胀硬到几乎要爆炸了,现在见我态度软化,立刻快速把
衣裤剥清光,竖起两枝充涨了血液的淫棍,慢慢向雯雯逼近……
  「你们……想干甚么?!我不要……好难看呀!……走开……别过来呀!」
  受惊的雯雯瑟缩在床角,双手掩盖着脸儿,不想看到他们心的样子。
  「怎么了雯雯,刚才不是还玩得好好的吗?!不用怕羞嘛,伯伯会很小心地
疼你的。」
  事到如今,肥陈他们已经再无顾忌了,两人七手八脚将雯儿身上仅有的残破
内衣脱掉,继而对她赤裸的娇躯大肆非礼蹂躏,小女孩虽然经常被身边的色狼欺
侮,但多是在她不以为意,或根本毫无知觉的时候发生,现在被这么多人按在床
上明目张胆地狎弄却还是首次。
  看着自己的亲孙女被两个变态家伙随意凌辱,多少也有点于心不忍,不过见
他们玩得这么兴高采烈,我这个做爷爷的也不一起参与岂非成了菜鸟?
             爷爷日记(十一)
  「呜……呜……不要呀……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啦,爷爷……快些过来救
我呀……」虽然小孙女刚才给我玩到连内裤都脱掉,但现在情况危急,可怜的她
还是要向至亲的爷爷求救。
  「雯雯,我来了!!」既然是她召唤,我亦不怠慢,立刻脱光衣服上前。
  「爷爷……你……」雯雯见我这样子,立即脸色大变。
  「嘻嘻!雯雯,自从见回你之后,爷爷我居然重振昔日的雄风。」我将火烫
的龟头放在雯雯脸颊上,慢慢贴近她标致的小嘴∶「你看,是否很棒呢?!」
  雯雯哪敢近看男人的生殖器官,只见她紧闭着眼睛,而嘴唇就用牙齿抿得紧
紧的……咦?难道这丫头跟她爸爸也玩过这招?哗!这小子可也蛮懂享受的,果
真是虎父无犭子!
  「呀……呀……不……不要……」以为要用强硬手段才能弄开她的口,谁知
她竟然自动张开。也难怪,肥陈跟老李他们似乎刚刚才从监狱里放出来,一个好
像在挤牛奶一样,双手握着雯儿的大奶,一面使劲地又搓又捏,一面用嘴不停地
吸吮在拇指与食指之间挤出来的小乳头,一时左边一时右边,十分过瘾;另一个
就好像妇科医生般,整个头夹在雯雯双腿的内侧,用舌头舔尝咀嚼她的小鲍鱼,
见他那副享受的样子,雯雯的肉汁一定甜美非常。
             爷爷日记(十二)
  机不可失,见雯雯的嘴唇稍为张开,我立即将我如箭在弦的阳具塞进她的口
里!
  「哇!好爽呀!我的小孙女!呀!含紧些呀!」我的感觉简直是欲仙欲死。
  「不!……咳!……咳!……」雯儿几乎被我搞到窒息。
  幼弱的小女孩被三个男人压在床上动弹不得,早已乏力挣扎,嫩滑胴体任由
六只满布皱纹的手掌粗暴地四处抚摸搜索,敏感的乳头和小妹妹被人贪婪地噬吃
着,口中含着自己爷爷的……可怜的她眼中不停冒出泪水,只希望大人们快些发
泄完毕便放过她。
  嘿嘿!当然啦,未经人道的雯雯不会明白我们现在享受的只是序幕,真正重
头戏其实是她那个神秘黑洞,试问哪个男人不想为一个幼嫩的少女开苞?不过目
前热烘烘的火炮就有三枝,但美穴只得一个,究竟我们应该哪个先上呢?
  就在这个时候,正咀嚼着鲍鱼的肥陈终于按捺不住,抱起我孙女的大腿,自
己就跪在双腿中间,用枝大淫棍对准她的小宝贝,似乎想趁乱率先攻占雯雯!
  「喂!肥陈!你想干甚么?!」我大声喝止,并一手把他推开∶「想吃我雯
雯只乳猪?!排队也未轮到你啦!」
  「可不,福哥是爷爷,他当然有优先权去操自己的孙女啦!」还是老李懂人
情世故,就让他接手第二个干雯雯好了!
  「不行……不如这样吧,」肥陈始终不愿放弃∶「雯雯是香港人,香港人最
喜欢讲民主,就让她自己选择好吗?」
  「好主意,这样就公平得多了!」老李真会看风使舵,马上变得好温柔地用
手轻扫着雯雯头顶∶「小朋友,你最想跟我们哪个老人家先做呀?」
  「呜……呜呜……求求你们……把衣服给回我穿吧……」雯雯哭到双眼都肿
了∶「我不玩了……呜呜……我想回香港见婆婆……」
  「我的好孙女,乖乖的跟爷爷干一次就带你回香港。好吗?」我好言相劝∶
「不用害怕,爷爷会疼惜住你,不会很痛的。」
             爷爷日记(十三)
  「呜……呜……我不要……」雯雯仍然不停地哭,真可怜,但是不知何故,
她越是哭得凄楚,我就越兴奋。
  「我的孙女,乖乖地别乱动,爷爷现在要替你开苞了。」我捉住雯雯双脚,
强行将她拖到身前,因为跪在床边的关系,我只要略为把她的美腿举高及分开,
龟头已可触巾到她鲜嫩的小阴唇……哇!实在太剌激了!!
  就在这个重要关头,肥陈竟然像发了疯般地将我一手推开∶「阿福,停手!
雯雯只乳猪是属于我的!你们俩谁都不可以抢走!」
  神经病!这不是没把我放在眼内吗?我当然不忿,一拳就向他挥过去,本大
爷也曾学过点功夫,足有二百斤的肥陈亦应声而倒。老李早已觊觎雯雯的初夜,
  此时亦加入战团……
  唉!就这样,我们三个老色狼只顾互相围殴,雯雯则趁机会穿上衣服成功逃
脱返回香港,可恶!
              初十八多云∶
  打了通长途电话给亚威,他说雯雯病倒了,现在正受着婆婆照料,看来孙女
没把此事向婆婆抖出来,谢天谢地,不然我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不过这小子好
像知道我曾经非礼过自己孙女,还暗示迟下等我回到香港时,再找机会安排和他
一起把雯雯玩个痛痛快快,嘿嘿!这小子有时也蛮孝顺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