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妻偷妹(3)

时间:2016-05-24 15:54

.
  
            
作者:止水
字数:6081
虽然我爸的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但毕竟是一个手术,加上他的年纪也大了,
术后的调养康複也一样很重要。
原本按照他不愿意花钱的性格是打算过几天就回家去的,但在我和妻子的一
致要求下一定要在医院养好了身体,确定没有什么术后问题以后才可能出院。
但这样一来就要再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多停留一段时间,而我们在这里能帮
的上忙和依赖的只有雨桐这一个亲人,所以后来的住院疗养期间她也常常来看我
们,我们全家内心都对她十分感激。
我看爸的病情比较稳定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后面就让秀先回去工作上班了,
这里留下我和我妈两个人就可以了。
在秀走的时候她还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诫我要自己注意好身体,别累坏了,我
点了点头说知道了,她临走的时候是我和雨桐一起送她去车站的,秀的眼神还在
我和雨桐来回逗留了一会,再没说什么上了火车。
「哥你这几天累坏了吧。」
等秀走了以后,在回去医院的路上雨桐笑着对我说.
确实这几天担惊受怕、没日没夜地照顾着我爸,精神和身体都承受着巨大的
压力,一下子放松下来整个人都有种要昏睡过去不愿再醒来的感觉.
「还好,这段时间真的是很谢谢你,没你的话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怎么又来,一家人还说这些,不认我这个妹妹了。」
两人对视会心一笑。
等我们两个回到医院的时候,我妈正在照顾着我爸吃饭,我和雨桐就这么静
静地坐在一边看着,我妈边喂我爸吃饭,一边又和雨桐聊着天。
而我在这么多天的疲惫中不知不觉地手靠在桌子上托着脑袋就这么睡着了。
「哥、哥,醒醒、醒醒。」
大概就这么睡了一会儿之后就被雨桐给摇醒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爸的病情出现恶化,当我看到他还好好地坐在那里的时
候,才松了一口气。
「没有出事,叔叔没事,看你在这里都要睡着了才把你叫醒。」
「哦。」
「你要不然去我那里休息一下吧,反正我那里都没有人。」
之前就有听雨桐自己说,她现在是和一个室友在外面租房子住,并没有住校,
到了她现在这个大三的时候学校里的课时少了很多,她就自己和一个室友一起合
计搬出来住,毕竟在学校里住和自己住不同没那么方便。
「不用了,我在这对付一下就好了,别那么麻烦了。」
「晓军你要不然和雨桐去她那儿休息一下吧,这几天一直都是你在照顾你爸,
别累坏了身体. 」
我妈看着我有些心疼。
当初来的时候就在外面的宾馆租了一间房给我妈和秀住,而我则在医院里照
顾我爸,应付随时会发生的紧急状况.
因为这个医院是省级医院的缘故,平时就人满为患,别说床位就是有时走廊
里都是人挤人,我要实在扛不住了才到外面搬个凳子靠在墙上休息,这么多天下
来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不用了,妈我真没事。」
「怎么能没事呢,你看你眼睛都有血丝了,再这样下去你还不得病倒啊。」
我妈还没说话,这次反而是雨桐有些着急了。
「你就听我的,我那里现在也没人,那个和我一起住的室友回家去了,就我
一个住现在。」
可能是觉得这句话不太妥当,雨桐紧接着补了一句:「等一下我就要去学校
处理点事情,你在那里休息刚好。」
还没等我开始反对,我妈马上搭腔附和着雨桐的提议,我爸也开始劝我去好
好休息一下,我拗不过只好答应下来。
就这样和雨桐一起来到了她所租的房子里,房子不大,也是和我那个刚买来
的套房一样,两室一厅,不过面积要小一些,感觉更像是一室一厅的房子自己硬
装修出了另一间房间的样子。
整个房屋打扫的很干净,一看就知道是女生所居住的。
「哥你先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杯水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喝。」
「别麻烦了。」
雨桐也没管我自顾自地去厨房倒水,我趁机参观着这个小窝.
「来,喝水。」
「好。」
接过雨桐递来的热开水,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暖,感觉说不出的惬意,
却说不出是什么原因。
「你平时就和你那个室友两个人一起住在这里啊。」
「对啊,就我们两个住,平时都自己在房里管自己的。」
「你这地方有点偏僻啊,两个女孩住在这太危险了。」
在来的路上我就发现,雨桐她们所居住的这片小区已经算是比较远离市区的
了,而且在来的路上都没看见什么人,要不然也是一些农民工打扮的闲杂人士,
当时就让我觉得她住在这地方实在有点不安全。
「还好啦,平时我们晚上都不出门的,早上也是直接就可以坐公交车去市里
的,所以还好啦,主要是租在这里比较便宜。」
像我这样早就在外打拼的人都知道,像这样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一个女孩子
家一个人住是多么的危险,以前自己也耳闻或者亲眼看过一些地痞流氓专门找这
种女孩子下手,后面会发生的事情也可想而知。
如果只是一个外人我可能就好心提醒她一下,她要不听就算了,但雨桐却是
自己不折不扣有着血缘的妹妹,我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管。
「那怎么行,这样也很危险的,以前我就见过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住被
一些流氓欺负了,要不然这几天你先回自己学校去住,等你那个室友回来了,再
搬回来。」
「真的不用了,这几天也都是我一个人在这里住,没事的哥。」
等我还想再开口劝她的时候,她却又话锋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我说:「哥
要不然这几天你都住在我这好了,这样一来你就有地方可以好好滴休息了,而且
有你在也不用担心我会被人欺负呀。」
我看着雨桐的样子并不像是开玩笑的,一时难以做下决断,虽然她的提议很
好,但我总觉得这样做并不合适.
「哎呀,你就不要再考虑了,就这么决定了,万一我要是被人欺负了你就可
以出来保护我啦。」
我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雨桐就摇着我的手臂撒娇地帮我做好了这个决定,
那样子就和小时候她老要我背她玩时一模一样。
我心里觉得好笑,但也不好再拒绝,也就顺坡下驴地答应下来:「好吧,我
在这里住几天就是了,你还以为和小时候一样啊,每次有危险我都能这么及时出
现. 」
就去吻.com
「嘻嘻嘻,那时候我被隔壁的那个小胖子欺负你都会出来帮我出气的。」
雨桐所说的这个小胖子是小时候住在我家隔壁的邻居家的小孩,平时雨桐来
我家玩,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他就老喜欢去欺负雨桐,每一会都会把雨桐弄哭,
然后雨桐就会跑回家来向我告状。
自己的妹妹被人欺负了,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不能坐视不管,带着她就找那
个小胖子干架去,虽然那个小胖子他比我重,但可能当时就是有一种狠劲和气势
吧,愣是把他给吓到了,终于是把他给打着哭着回去了。
那时候大人都要去上班,都是小孩子一个人在家,所以就算是被我这样打了,
他的父母也并不知情,好在这个小胖子还算是个男人,并没有去告状,所以一直
到他们搬家了,他的父母也没有来找我的麻烦。
而这也成为了我和雨桐的秘密,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过了这么多年,雨桐竟
然还记得这件事,她要不说的话我是真的忘记了。
「哦,你说他呀,那个小胖子当时力气多大呀,当时我力气也没他大,上去
和他打都是乱打一气,没想到也打赢了,但是回去以后才发现背都给他抓红了。」
「呵呵呵,那时候还是我给你擦的药油呢。」
「你还说呢,那药油气味那么大,害我后来洗了好几次澡才把它给洗掉,要
不然我妈要回来,一闻准发现. 」
雨桐大概是想到了我当时的狼狈样子,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不由得听我诉说着笑了起来。
「其实现在想起来,说不定那个小胖子当时喜欢你,是故意要引起你的注意
力的。」
我半开着玩笑说着。
「哈哈哈,他那么胖,还那么坏,谁会喜欢他呀,要喜欢……」
正听着,说到后面突然变得没声起来,我疑惑地看向雨桐,她目光闪烁着不
敢看我,气氛一时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呀,和你说这么多,都忘了先让你去休息了,哥你到我房间去睡吧。」
之前和她聊天倒不觉得,雨桐这一提我还真是发困起来。
被她领着走进了左边的一间房间里去,房间虽然不大,却处处都透着小女孩
家的心思,布置的也很干净整齐,看得出来一直都有在打扫卫生。
「你就现在这里睡吧,如果饿了冰箱里还有些吃的和零食,我先回一趟学校
去。」
嘱咐好我一些事情以后,雨桐就打算出门回学校去了,当她刚要走出门的时
候,突然又转了回来。
「呀!我都差点忘了,我先把房子的钥匙给你吧,万一你要出去还能再回来。」
说着就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给我,这才踏踏实实地走出了房间.
在雨桐走后,我也实在挡不住这么多天累计而来的困意,终于在她香喷喷的
床上睡着了。
大概一直睡到快下午了四点多了才醒来,出了房间发现雨桐还没回来,心里
挂念着我爸,出门买了点东西就在路上吃完,就往医院赶回去了。
到了医院以后,我妈正在陪着我爸聊天,看样子一切都好,见到我回来了,
雨桐却没来,我妈还问起来,我简单地说了一下。
大概一直到晚上快要八点了,我就让我妈回酒店去先,色小姐在线电影而我则在这里留夜,
却没想到被我爸给拒绝了,说是他现在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用我这样没日
没夜地陪他,其实我知道他是担心我的身体.
但最后我还是拗不过老人家的意思,在咨询了医生以后,得到了肯定的答複
才算是比较安心地离开了,我先把我妈送回了酒店,才又自己搭车回到雨桐的那
个租房。
当我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屋子里竟然是一片漆黑,雨桐还没回来吗?我心里
想着。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了,心里实在放心不下,就给她打个电话过去。
「喂,雨桐啊。」
「哥,……,……你。」
她那边的声音很大,以至于我都听不太清楚她在说什么。
「你那边怎么那么吵呀,你还没回来吗!」
我怕她听不清楚,基本就靠吼了后面的话。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电话里都没有声音,正当我以为信号不好时才又传来雨桐
的声音:「哥,刚才里面太吵了,我都没听清楚,你刚才说什么。」
这一下我才算听清楚雨桐的话。
「我看这么晚了你还没回来,就想打个电话给你看看,你那边怎么了,那么
吵。」
「哦,我今天一个室友生日,我们刚才在ktv里面玩,太吵了就没听清楚,
我马上就回来了。」
「好,那你自己路上小心点. 」
「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以后,我又给秀打了个电话,没我在她身边,就她一个人在家也
不知道她害不害怕,别看她平时似乎有些强势,其实内心也是个很胆小的小女生。
「喂,老婆。」
「喂,老公,我刚才还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那说明咱俩心有灵犀啊。」
「讨厌,你那边怎么样,爸的身体还好吧。」
「嗯,一切都好,你一个人在家还好吧。」
「嗯,不好,就我一个人在家我害怕。」
「乖,别怕,老公过几天就回去了,你要实在害怕就让你妈过来陪你。」
「我也有这个打算,但今天太晚了,我还是明天再跟我妈说吧,对了,你在
那边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要睡好觉,我看你这几天整个人都憔悴了,千万别累坏
了身子。」
「我知道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把自己现在住在雨桐这里的事情告诉秀,就是这么
鬼使神差地隐瞒了过去,好像心里总觉得这样做会好些的样子。
后面两人又聊了好些其他的事情才恋恋不舍地挂断了电话,我看了看时间都
已经九点半多了,雨桐却还没回来,我的心里又开始担心起来,正打算再给她打
一个电话的时候,她却打了过来。
「喂,哥,我已经出来了,现在就在车上,等一下就到家了。」
我确认了一下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就这么在家里等着。
等了大概五六分锺就又开始焦急起来,这是平时都没有过的情况,我也不知
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似乎总有些心绪不安,也可能是这几天的神经都处于紧绷
状态.
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索性走出门到楼下等一下雨桐。
走到街上上,整条马路上已经没几个人了,过往的车辆也少的可怜,像是这
样的环境真不知道雨桐之前是怎么平安度过的。
大概又过了十来分锺,一辆出租车停到了我的面前,车里坐的就是雨桐。
「哥,你怎么站在外面,是钥匙丢了吗?」
雨桐看到我站在楼下有些诧异。
「没有,我在家里看你这么晚不回来,就到楼下来等你。」
雨桐听我说完,就一直看着我,借着路灯我能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些泪光闪现,
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哥,你真好。」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像小时候一样:「傻不傻呀,我是你哥,这就感动了。」
两人就这样边说边笑着走上楼去。
「哎呀,累死我了,刚才一直在那里玩都快把我累死了。」
刚一进门雨桐就开始甩鞋子,脱外套,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那副淑女样子。
我只在略微惊讶一会儿后就释然,因为这个样子可能才是她本来的样子吧,
就和小时候一样,野小子似的,人说三岁看八十,人的性格是不容易改变的。
之前她在大家面前所表现的斯文端庄的样子应该只是她在这个成人世界所要
保护自己的一件外套,而现在我们两人的感情、关系又再一次慢慢靠拢,越
来越回到小时候的那种感觉,所以她也开始在我面前表现的毫无保留起来。
「累死了,我先去洗澡了。」
雨桐从房间里拿出了一些衣服来,对我说了一声就进了卫生间去。
而我则在客厅打开电视无聊地看了起来,不知道是电视坏了还是这里的信号
不好,竟然按了一圈都没有搜到几个电视台能看得。
只好停在一个新闻广播的节目发起呆来,而另一边的卫生间里又连续不断地
传出了洗澡水的声音,坐在客厅里的我竟然脑子里突然联想到了小时候和雨桐玩
医生病人游戏时看过她赤裸身体的画面。
本来那种很单纯的情感和回忆在这个时候有些变味起来,我越是刻意地不往
别的地方去想,但大脑就偏偏会往你所回避的那个方面去联想,这时候我突然想
起了秀那天晚上开过的玩笑,难道我真的是那种连自己的妹妹也不放过的禽兽吗。
就这样在心浮气躁的一种心情下等到了雨桐洗完澡出来,她的头发还没擦干,
身上只穿了一件宽松的短袖,下面是一条短裤,把还带着水珠的洁白大腿露了出
来。
雨桐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一边向我走来说:「哥这电视坏了,你要看电视
的话,去我房里用电脑看。」
我在这么近距离的情况下闻着她刚洗完澡身上所散发的沐浴露的香味,再看
着她那雪白的皮肤和细长的大腿,竟然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我自己都被吓了一
跳,担心被她看到。
「不用了,我就是随便看看,你快点把头发吹干吧,别着凉了。」
她笑了笑又突然问我:「你没带衣服过来吗?」
当时一心只想着我爸的病情,所以来的时候走的匆忙也没考虑到带几件衣服
过来。
我点了点头,雨桐有些为难地说:「那怎么办,这附近也没有卖内衣的店铺,
你这样晚上就没法洗澡了。」
「那我就不洗了呗,就这样睡就好了。」
我还以为雨桐要说什么事,原来是洗澡的问题,谁知道在我说完以后,她竟
然有些恼怒起来:「那怎么行,那样我的床不是都要臭了。」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你的床?」
「对呀,今晚你睡我的床呀,不然睡哪里?」
「不用吧,我睡沙发就行了,再说,我要是睡你的房间,你睡哪里?」
这句话说完雨桐愣着看了我好几秒,才回过神来说:「我去我室友房间睡,
你睡我的房间好了,开心五月天色最新网站顶多我不嫌弃你没洗澡好了,这沙发怎么能睡的了人。」
当我和雨桐两个人相处的越久,我越能感觉到她在我面前的那种轻松自在,
那是在外人或者说其他家人、亲戚面前所没有展现出来的。
最终还是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我睡在了沙发上,而雨桐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睡,
然而这一夜我一直到了后半夜才睡着,不是因为睡沙发不习惯,而是因为雨桐。